88读书网

朕的江山又亡了[重生]

朕的江山又亡了[重生]

作者:琴扶苏

类型: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23 18:16:34

最新章节:19、江南之约

本书简介:

*预收《此山有龙》和《我在古代当讼师》,文案见下,求收藏w*忠犬小狼狗将军攻x戏精心机皇帝受,双重生前世谢如琢在家国危难时被推上皇帝宝座,登基第一天就做了亡国之君。从十七岁到四十七岁,他重开盛世,成为明君,却也在这条路上把自己活成了孤家寡人。死前他诸事皆放下,唯独放不下的只有一个叫沈辞的人。他伤了痴恋自己多年的沈将军的心,在人家表白那天拒绝了。沈将军头也不回地跑去戍边,英年早逝。重活一世,谢如琢睁开眼的那一刻,自己正被首辅按坐在龙椅上。宫殿外冲进来一个人,哭喊一声:“大虞亡矣。”谢如琢:“……”好家伙,他又回到了十七岁,他的江山又亡了!辣鸡重生,还朕江山!回想起身心俱疲还失去了爱情的上一世,谢如琢不想干了。每天静静地看心怀鬼胎的各路人马菜鸡互啄,培养侄子早日接班,而后不遗余力地撩拨沈将军才是正确打开方式。谢如琢每天手拿戏精剧本——对着朝臣们乖巧微笑:好好好,嗯嗯嗯,就这么办。对着沈将军泪水涟涟:他们好凶的,都欺负我呜呜呜。谢如琢本以为自己早已把沈将军套路得死死的,很有影帝的成就感。沈辞但笑不语:我虽然知道你在演,但我就喜欢看你戏精的样子。攻视角:上一世沈辞战功赫赫,复国之日,他得封镇国侯,却又在第二天被撤去爵位。沈辞单骑出京都,远赴边关,死于塞外。重生后的沈辞对前世的结局一笑置之,提刀策马,仍然来到谢如琢身边。他曾十年征战天下,三年塞外枕沙,一世骂名背负。此生,他仍要那个人高坐明堂,目光所及,皆是盛世山河。“望南乡,悲故地。胡笳声咽清梦里。英雄冢,美人泪。曾忆山河旧岁。雨惊刀,风鸣骥。黄沙横槊身何寄。载酒行,归去矣。千古兴亡一醉。”——《渔歌子》食用指南:1、攻受双重生,沈攻谢受,HE。2、前世受拒绝表白和攻离开戍边有原因,攻受两世都只有彼此。3、有一对副cp:不正经痞子锦衣卫攻x腹黑美人督主受。4、架空,仿明制,大多自由发挥,勿考据。5、蠢作者练文笔练节奏,希望大家看得开心(鞠躬)。——————————————————————————预收《此山有龙》文案:小时候可爱蠢萌长大后美强狠小白龙受x可一本正经可骚浪无赖修真奇才战神攻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洞,一人入此洞,拾得一龙蛋。小白龙破壳而出,却是世上最废柴的一条龙。除了头上能长角,什么都不会。又十三年,捡龙者死。白龙大怒大悲,掀起巨浪滔天,一念堕魔,引来天雷,后不知所踪。千年后,帝都皇室于紫观山建虚极门,广纳九州英才。虚极门弟子分寒门与权贵两派,井水不犯河水,但有两个人除外。叶安歌,末流寒门,入门不为修炼,只为睡觉,并频繁招惹雁门侯府二公子岳怀笙。岳怀笙,顶级纨绔,入门不为修炼,只为打架,并频繁招惹寒门废柴叶安歌。这两人梁子是注定结下了,且有结一辈子的迹象。某夜,不好好睡觉的两人林间相遇。岳怀笙嘲讽:“呦,你不是人啊,头上还长角。”叶安歌促狭:“呦,你不是筑基期弱鸡啊,还是个元婴巅峰期大佬。”被对方发现了不可言说的巨大秘密后,第二日一同出现的两人——岳怀笙揽着叶安歌的腰:“安安,你这个衣服太破了,二公子给你买新的。”凤安歌搭着岳怀笙的肩:“二公子,这几个人说你坏话,我帮你揍他们。”众人:???“你不在的时候,我学会了世人口中的‘喜欢’是什么。他们问我是否喜欢过什么人,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你。而后日日想,夜夜想,想了一千年。”——我跋涉过千年时光,只为等你醒来。重逢时,沧海终变桑田,亡魂终得安息,你捡来的小白龙已经长大。———————————————————————————预收《我在古代当讼师》文案:强强,一心赚钱吃货受x马甲太多真香攻小律师林寒半夜加班猝死,意外穿越成古代一个同名同姓的落第穷秀才。面对家徒四壁,揭不开锅的生活,林寒果断卖掉反正看了也看不懂的四书五经,重操旧业,做起了讼师。然而,此地从官府到百姓,所有人都在脑门上顶着一个“穷”字,就连坐落此处的王府也穷得叮当响。正当林寒愁于生计之时,他发现有个叫叶平澜的王府侍卫是个万里挑一的有钱人。林寒眼冒金光,日常想抱大佬的大腿:兄台,打官司吗?一次九折,两次八折,包月更优惠哦。叶平澜冷漠转身:有病。抱大腿失败的林寒只能凭借自己的专业技能拼搏奋斗,与同行抢案源,去外地搞风险代理,与官府斗智斗勇。两年后,他实现了自己在现代的终极理想——开律所。他给律所取名“一讼解千愁”,分所开到了省外。最近,当初不让他抱大腿的叶平澜频繁来他家律所晃悠。叶平澜:知府他儿子仗势欺人,讹诈我钱,我要告他。林寒一脸奇怪:知府他儿子前面刚来找过我,说最近有个蒙面男子总是在路上堵他,强迫他抢自己的钱。叶平澜:……关于马甲号的小剧场:林寒听闻当地有个掌握地下盐铁兵粮交易命脉的黑/dao大佬金戈,可凶神恶煞了,用人的头骨做成椅子,杀人喜欢慢慢放干血,还要挖出心脏吃,简直丧心病狂。叶平澜:……假的。林寒:你怎么知道是假的?叶平澜:……“也许这个世道确实是一场漫漫长夜,无论有多少人为之努力甚至牺牲,都不能让天地永生光明。但我能做到的是,我要让我行过之处,天光破云,长夜终尽。这是我们法律人的操守,贯通今古。”

最新章节

作者其他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