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春雨落,夏蝉鸣,明明是一日好天气,可长仙宫上下却压抑得宫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消息被莲华封锁了,独让云淼还有容隐入了长仙宫,太上皇突然吐血晕倒昏迷不醒,只怕这一消息外露出去,不知多少暗地里埋伏的污垢要蠢蠢欲动。

为了不叫外头察觉,莲华同芝桃一同吩咐下去,长仙宫一切如往常,该浇花的浇花,该清扫的清扫。

而云淼一来便替人把了脉,干脆在寝宫外头的廊庭里设了药炉子,她连同容隐二人,连同在暗处的野军已然在此处守了足足一日一夜。

这一日一夜其中赫连云城又吐了两回血,血里都带着黑丝。云淼接连配的三个方子也只有一个能用,可到最后竟连一勺都喂不进去。

正当众人希望毁灭之时,干脆坐在床边地上的云淼却突然见昏迷许久的赫连云城又吐了一口血。

“天爷啊!”云淼火烧眉毛之际,却见昏迷多日的人正虚弱地睁开了双眼静静望着她,“你醒了?!”

说着,云淼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赫连云城的确醒过来,这才把候在外头的容隐和着急多时的莲华也喊了进来。

“苍天菩萨保佑,殿下您终于醒过来了!”莲华一见赫连云城醒来,当即便想冲去重华殿上香还愿。

容隐见人醒了,严峻多时的神色终于放缓了些许,微微舒了口气,持剑站在了一旁。

殿中四人,一人躺着三人站着,反倒第一个发现赫连云城醒来的云淼最为手忙脚乱,又是把脉又盛药的,就差向莲华讨要蜜饯了。

“来先把药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