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送君一首诀别诗(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奇怪……字怎不见了?”

许三这才一袭黑袍夹身,还未御气发力就被林地之风吹的呼呼作响,衣袂飘飘肆舞。绾好的长发藏于袍中也不安分,无处安放般蠢蠢欲动。左手持玄剑“九歌”负于身后,右手捏着一块碎玉嘴里念念有词。而玉上的先天灵气却开始消散不见……

显然现在它成了一块“废玉”……

神识扫过,这楚辞间里,山上山下,几乎全是茂密的森林。山高林密,常忽地大风拔起,又万木倾伏,刹时间漫山遍野几欲摇曳轰轰声响不绝。

从叶稀的地方望去,近处的山布满了树林,现一片浓绿。目力极致外的苍绿也依稀可见,却慢慢由绿扩出一片苍黑。除此之外,方圆数十里内除了生命灵气的浩瀚能量,竟再也感知不到其他灵力的波动。

“只是指引我到这吗?”许三稍一思索,沉吟一声便俯身前倾,然后轻提九歌便纵身一跃,几番之下,脚尖点枝、踏叶而行,身化一道流墨,在这楚辞间肆意起舞,散开的白发总免不了带几分疏狂的味道,上下翻飞间已然掠了十来多丈。

对于沧澜界而言,但凡是大沧州城、动辄少说数千里,而严州这小小的两百余里地的怪州,位置却十分巧妙。

东临无涯海,西接楚辞间,北起天柱山,南承彼岸界。

不仅与远在流云城外的沧澜皇城相隔万里,还远远避开了地阶魔兽横行的楚辞间内围。不过从沧澜地域看起,以流云城再到严州,这样算来,楚辞间也算是最近的一条路了。

与那七重天内一些能化人形的地阶魔兽不同,以自身先天后期的实力,的确可以在这玄阶魔兽少有的三重天外横着走了,哪怕遇上中阶玄兽,自己亦有一退之力。如不然,还得从终寒东行千里绕过天柱山,再从无涯海水路迢迢赶到严州,到时恐怕赶不上赴会之期。

想较两个月前,自己走过一趟的楚辞间外围,如今的这里,似乎安分了不少,复行了十几余里,神识外放之下,竟然连头黄阶魔兽都没瞧着。

“这附近又无修仙真门,也无修灵世家,何来怪物狩猎之说?”许三回眸瞥了严州一眼,狐疑道:“难不成——真与严州城藏有什么猫腻?”

“咔嚓———轰隆————”

许三神识才刚一接触到十里外,骤然突变。心眼刚辨识到一颗葱郁古朴的千年古树,就在一声巨响中轰然被外力折断坠下,四下还可见大股鲜血与尘土一同被带上了半空。

许三连忙神识暗敛,收息屏气,并悄无声息地向那摸去。

无疑,能发出如此浩大的攻势,定然是将近玄阶的魔兽在斗法中造出的。

“两只玄阶玄兽……!?”

此刻,在山的那一头,一道道低沉的轰隆隆声响,不断地从山脉高空中传出,同时伴随着这股股巨响出现的,还有着那铺天盖地的高阶玄兽的威压。

许三有些心动了……

其一!老白头留下的玉佩里的晋婎字,指向的便是此地,想必……这楚辞间中魔兽的异常,与那玉佩离奇的灵力爆发脱不了关系!

其二!玄阶魔兽虽是危险,可同样伴随机遇!自古两兽相争,必有一伤!现在最重要的…只有变强……才有资格去亲手揭开那些疑惑…若能有幸能取来这百年灵兽之核……吸收之后,冲破先天九重修成先天圆满!甚至还能为将来突破至化云期筑下基础。

“既然有了这么多非去不可的理由……”

许三嘴角微微一勾,额角的碎发凌乱散错着,手中的玄剑似乎明白主人的心意一般,嗡嗡一颤,青色的光弧在剑身上一触即散,化为零星。眼中,闪动着一股化不开的执念。

“呸——咳咳——”一个黑影再次被发狂的蛮猿一拳狠狠地给轰飞砸进了土里,全身的泥垢以及地上满地的断肢碎颅毫不掩饰的诉说着刚刚战斗的惨烈。

“王!八!羔!子……该死……竟敢一连折我金涵詹清观好几名后天三重弟子……嘿嘿嘿……”

一身伤口的詹宫子鲤鱼打挺翻身从地上跃起,擦了一口嘴角的血渍、一脸贱笑地骂道“你这畜生让我如何体面地回去给师祖交代……嘿嘿嘿……那就只好,拿你的百年玄核!来抵我师弟们的命吧贱畜!”

嘴脸上挂着冷笑,手上的金钱剑却射出一道金色光芒、迅速地如萌芽爆裂,在风的呼啸中像藤蔓一样不停的蔓延,发狂地朝蛮猿脑上打去。

蛮猿此时也正是旧力已尽,新力为生之时,俯瞰到眼前的人类竟还留有余地,金光还隐隐蕴有微末地阶之力,猿人那粗犷的眼里也露出了七分恐慌。奈何自身身体太过庞大,眼见金光已逼在眼前,也只好挥拳抵住脑门。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无为,无不为,无所不为。为所欲为。”尖嘴道士虽半跪在地上,可嘴里的低吼念咒却还在不断加快语速。

“太上忘钱!入我清观,唯我德融!”

终于,金光如詹宫子所愿,在清观咒的加持下,从祖师那借来的“金钱剑”威能已正式踏入地阶初级,虽是只提了一成品阶,但灵能却大涨了七倍有余!

金光在詹宫子特意操控下,特拆分为两劲,一道直逼蛮猿脑门,另一道则钻入蛮猿空挡的小腹之中!

“吼吼吼——————”

一道被触怒癫狂地蛮猿巨吼,从楚辞间三重天传了出来,震荡着整个三重天至二重天开外久久不能平息,甚至就连一重天的飞禽走兽纷纷都被惊恐到以头抢地。

同时,却没有人发现,在最焦灼的战场中心不远处的一颗古树上,还有一个像影子的人儿模样,此时神识全开却不露半分灵力波动。将一切战局的瞬息万变都看在了眼里——

——哪怕从刻意花言巧语哄骗同伴,激怒半这蛮猿开始,到引诱巨猿不断残杀同伴,再到最后的尖嘴道士偷袭,念起清观咒重创巨猿为止。

许三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为了个百年玄核,这歪嘴斜眼的道士,呵。还真是一出好戏啊。”

心中暗讥,就算巨猿倒地不起。许三还是没动手的念头。

从那歪嘴道士的出手来看,似乎还留有余力,粗略的来看,至少也是一位化云期的高手,深浅难窥。而那半步玄阶的巨猿,换成人类修士也有化云期的水准,眼下再不济,也不会这么快就被同阶所杀……

但事态却偏偏与许三所想相反!巨猿仅挨了两剑后,不知为何突然动作僵死,乖乖站在原地引颈受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詹宫子大笑着睁开了双眼。他自地上一跃而起,残酷地冷笑着。面对这蛮猿倒下的尸首,道:“孽畜死透了吧?爷爷这就来取你灵核慰藉我师弟们在天之灵……哈哈哈哈哈……”

“别人的身体。终究不行,乃是下乘!”

一声如混沌般沉闷的声音从蛮猿脑壳里想起,平地惊雷乍起,陡然吓了詹宫子一跳。

“小子你这肉身嘛,虽纵欲过度,可眼下,这被我夺舍没多时的小猴也给你宰了,我这身外身也没了去处,只好拿你抵债了——这可怨不得老夫啊哈哈哈哈哈……”一道黑影陡然从蛮猿尸身从窜出,带起一阵黑焱尾气,大笑般朝詹宫子识海钻去。

“尔敢!无名孤魂也敢上爷爷道身,找死!”话音未落,三重天中蓦然挂起阵阵天风。詹宫子嘴里逞强放着狠话,心知眼下情况不对,这老魔究竟几斤几两还没底,不禁也有些怕了。

只好向后一跃,老道正想使出梯云纵脱身。可此时一只巨大地手掌猛地从天拍落而下,方圆百丈,皆遮拢在詹宫子头上。

尖嘴道士闷哼一声,就这样被狠狠拍进了巨猿尸体的肉糜之中!眼白上翻,堂堂化云期的强者竟被这一击打的神识溃裂,昏死过去。

黑影怪笑一声,一晃悠就钻进詹宫子识海。

“真是可惜了,天外天的限制还真是烦人,每过一重天灵力就弱上三分,害得老夫一身本事使不出万一,真给尊主丢人!”詹宫子盘腿坐于尸首之上,闭眼练灵调养着。嘴上却还在慢悠悠地念叨着,讲着讲着突然仰天一叹道,“没想到如今已经弱到连旁边躲着个小娃娃,老夫都找不到他的位置!”

许三遽然瞳孔一扩,冷汗在白皙的肌肤上凝聚了好几滴不敢落下。

“小娃娃,别以为老夫这身体神识暂时扩不出去,可你还能躲老夫多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