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授道(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夜已深,严州城的灯火随着更夫的锣声,一同黯淡了下来。

鼓楼街登天阶上的一处院墙外,借着月色,依稀可辨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树干上,正喝着闷酒。

许三斜着眼眸,打量着院墙里三两作伴,漫无目的阴兵们。

原来这飘渺凌云府的旧邸内围,竟是给一种祭器所布的法阵护住了……难怪此时墙内,这股冲天煞气,先前在大门外,仅仅只能感到丝丝凉意。

这样看来,严州城这几十年的灵力匮乏,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正是被有心人,用神通皆聚集于此!

“这令牌上字符的气息,难怪总有种熟悉的感觉……果真和这飘渺凌云府的阴气有关!莫不成还是由老白头所述的凌云秘法铸成……”许三左眉一挑,感到一阵寒意。

“谁又能想到,看上去风平浪静的严州,背后还藏着一个献灵大阵!废掉一整个大城的灵脉,只是被人用来祭养,这区区百余个先天修为的阴兵”

沧澜皇室,在此潜心经营二十余年,难道只是为了这百名先天

实在是匪夷所思,哪怕是以这献灵阵的功效,再运转二十年,这些没有灵智的傀儡也只能培育至化云中期的实力,而对于掌控一界的沧澜皇族,这百余化云期阴兵根本不值一提!

疑惑涌上脑袋,眼前的怪像,就像那令牌上笔走龙蛇的字符一样,种种疑云笼罩在心头。

丑时已至,府邸内的暗雾竟四散而逃,光影交替的结界上显得光怪陆离。

许三借着月色,右脚一点,就从树干闪到了院墙上,没有发出一毫声响。

许三拿出令牌,伸手一试,便发现很容易的在这薄膜上打开了一个缺口,阵法本身并没有任何抗拒。

果然,这个令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张通行证。只是不知为何,明知丢了令牌,那小郡主倒也不追来,难道这令牌倒也不那么重要

奇怪。许三并不打算在解开这些疑问前,贸然一探究竟。

就在此时,许三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手上吸来,还没来得及撤出,一阵铺天盖地的昏暗就袭卷了过来!

许三转瞬就被拽入其中!一片黯淡无光。许三只觉得五感六识被限制的厉害,连神念也仅能放出五丈。

虽然如此,许三倒没多少不安,这半月来怪事连连也没少碰见,既来之则安之。

许三手持九歌走在浓墨中,剑身上的青丝流光飞舞,成为了这黑暗中仅存的光源。

两侧窗户在轻微摇摆,那枢轴已经明显的坏了,吱呀吱呀的作响。除此之外,唯一的声音,便只有自己的脚步,在混沌的黑暗中,许三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听到过自己的脚步声。

“五丈,足矣。”

连心声,都像过耳般沉稳有力。

直觉告诉许三,如此反常的献灵祭养,以及数百阴兵,包括各种关于飘渺凌云府的传闻,似乎全都是刻意地遮掩着什么……就连幕后黑手,似乎也对此地完全不放在心上…

忘忧曾说过,天下困阵,哪怕品列天阶,也往往藏有阵眼,若能找到将其摧之,无阵不可破之。

许三犹豫了一下,刚刚尝试了一次,自己确实是可以凭借这令牌,在北侧的花墙上,破开了一个洞,事实证明此刻就可以脱身。

但许三给自己找了个贪婪的借口。往往这种庞大年久的阵法,阵眼都绝非凡品!

虽然自己也没有把握,能找到这个阵眼,但还是激起自己对这隐秘的兴趣。

其实自下山以来,许三自己也察觉到了,自己那变强的欲望每日都在膨胀。无论是报灭门之仇,还是后来被骨皇盯上,自己始终太弱了!

曾几何时,在终寒山上的自己,心里是十分抵触这种贪欲,因为这不是属于他自己的道。

“可我不杀人,人便杀我……”

浓雾迷茫的四周,陡然出现两团无声的黑气,一前一后地从黑雾中激射而出!

黑气宛若全如煞气浇铸而成,这些黑雾在空中一团生出一团,一片携着一片,看上去漫天飞舞,浩浩荡荡地朝许三逼来。

“这是…夜枭煞象!”

许三的身体像是提前能感知到偷袭一般,同时暴退数十丈,前胸伏地,以一个反身扭开了纠缠上来的黑气。

下一秒,整个走道上剑气动荡,咄咄逼人的寒芒带着剑花,肆意舞动。

许三一扬而起,同时人影借势而上,极薄的剑身却携带着摧枯拉朽般的剑势挥去,直奔西北袭向本体!

黑雾像是没反应过来,闷哼一声硬吃了一剑。

下一秒,许三发现对面竟已无影无踪——电光火石间,五丈之内,除了淌血的九歌,如同无事发生。

但刚刚的一番战斗,许三只觉得自己的修罗杀念有些蠢蠢欲动,杀意被无限放大,不受控制。

“何为舍?”

“放下为舍。

修为可舍,七情可舍,六欲可舍,命亦可舍。

便是舍道。

凡有所舍才有所得”

“那何为执?”

“放不下便为执。

修为不舍,七情不舍,六欲不舍,命亦不舍。

便是执道。

执念不去

剑心难纯……”

白发男人一拢黑衣,玄纹云袖随剑气飘荡,修长的手指握着一把青色玄铁薄剑,嘴角带着一抹玩味般的笑容,冷冷地盯着前方翻涌的黑雾。

“夜枭煞象”,想必便是这献灵阵的阵灵了。倒是小看了许多,竟还懂得一击不成,急退千里,借地利之便,便能立于不败之地。

能布下此阵的修士,对阵法上的研究,看来还远远高于忘忧。那妮子,离山时可还不会布下具有如此灵慧的阵灵。

这夜枭第一击全力偷袭下,也不过是先天初阶的对应实力……但要做为能运转如此庞大阵法的守护者,着实古怪。

许三平静的剑心上,又流淌过一道杀意……

许三的眉目发皱,一股凉意不禁从脚底渗透进天灵。

一道又一道……一道又一道……

短短半盏茶的时间,天空的积云上,数以万计的杀意在不断翩飞,肆虐在黑暗中。

许三嘴角的笑容僵住了。

“森罗万象九宫阵!”许三突然回想起忘忧曾口述过的一种顶尖的玄阶阵法!额头便不自觉的冒起了冷汗。

这个邪阵是属于一种独立的外置的阵法,并不会影响其中其他阵法的运行,他所负责的便是困杀闯阵之人。

和其他玄阶阵法不同的是…大部分的守护阵灵的数量,是按阵法的类型及品阶所化,除了夜枭外,一般只有一只。虽然夜枭并不是森罗九宫阵独有的守护阵灵,但别的阵法,祭炼起夜枭兽的数量,绝也不会多于一掌之数。

而森罗九宫阵,之所以位列玄阶顶级阵法,正是因为阵灵的特殊!是根据入阵者的实力来幻化的…阵灵的实力品阶虽说会降一大境界…但数量…却成倍成倍的提升,到最后,便是令所有修士皆胆寒的数以万计!

哪怕是练虚期高手,入此邪阵,面对着多如牛毛的凝神期煞象,最终也是活活累死,无奈困毙于此。

除非入阵者能从第二步中迈出,跨过炼虚期大关,成为像骨皇那种太虚、窥天的第三步强者,才能无视其中规则,挥手可破。

但事实上,许三自己只是个第一步堪堪走到极致的修士,恐怕连黄阶阵法都难以逾越。

许三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亘古三剑,第一剑——”

剑身明暗交界处,一抹许三自己都没发觉的血红色,缓缓覆盖住了剑尖。

“我名开天!”

若说上回仅凭先天八重的许三开天后,修为能逼近半步化云,那这一刻先天圆满的许三,已经能彻底冲破了化云期大关,迈入化云一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