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踏遍千山寻未还(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就像牢牢地沉陷进一潭死水里……

也不知被困在这里晕厥了多少日……身上的伤势明明已经痊愈了……

可意识却被人锁住了一样……

明明已经醒来,却不能主导自己的身体……只能以一个第三人的状态在注视着自己……

勉强还记得,昏睡之前……本是在扩脉晋升的关键之际……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原本只有经脉会感到疼痛,后来手腕上也有股钻心的疼。

再后来吧……就像是被人封识了五感,只依稀记得做了个梦……似乎还梦见了九歌其他的,就记不太清了。

“这几日莫不会又发了那怪病?可那病不是早就痊愈了么……”

许三从小修剑问道、在终寒山上日日勤修,寒来暑往,再加上幼年身体确实不好,大病小病的确生过不少。

还记得七岁那年,曾在崖边打坐时,挨过一记风寒,当晚就生了个怪病。高烧不退,从此以后年年每至十月,就会旧病复发,在睡梦中迷迷糊糊,体温升的吓人,后半夜后又开始疯言疯语,但都怎么也唤不醒!一连好几日,严重时甚至要过好几日方能恢复,恢复过来后两脚无力,整整一个月下不来床。

直到老白头找来了子仲老爷子为自己号脉,才得知这病原来又不算“病”,而是自己这命魂里,天生缺少了一成“幽精”。也就是三魂七魄中缺了半分的人魂,本无大碍,但恰逢每年寒衣,天地以阴魂最为饱胀,而那体内残缺的阴魂因阴阳失衡,而体内又无阳魂相制,故生如此。若日后若有机缘,寻得一株地阶品级的安魂妙草,服用后也许就能治得住这罕见的怪病。

接下来似乎又隔了三四载吧,老白头有次游历后,还真的不知从哪里给寻来了一株“镇魂黄仙草”,于是掺着子仲老爷子的药引一同吞下。从那以后,病似好了般,每年十月朝期也只是有些发困贪睡。

“只是现在还不到十月,从日子上算也差了十天半个月,莫不成还真是旧疾复发好在自己运气不错,在这一躺好几天,也没被豺狼虎豹叼走,顶着高烧硬生生挺了过来。若这病再提早几日,在战斗中整了这么一出,估计今后是再也见不到子仲老爷子了。”

酉时已至,红日西沉,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西边,烧起了一片火红的晚霞。

许三暗忖此地不宜久留,可眼下又无办法。只能用意识去慢慢尝试去勾连起麻木的身体——

这几日以来,这片废墟留下的灵气余威渐渐散去了不少,就连百米外的蛮猿尸首,也被之前的灰雨给慢慢消融腐尽了。接下来,此地能威慑兽群的蛮猿尸首若彻底消除,久留一分则平添一分危险!

在此期间,哪怕是来只黄阶的魔兽,自己都会是被其随意宰割的对象。

“咻咻————”

许三还未算计好,心却先凉了半截。

左侧的蓬蒿丛中传出了一阵窸窣的声响!

许三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蓬蒿被轻轻拨了开……

可映入眼帘的,并不是许三想象中的饕餮巨兽,钻出蓬蒿的竟是一只小巧的银白色狐狸,正低着脑袋嗅着鼻子朝许三这悄咪咪地摸了过来……

许三看着那皮毛如月华般清濯明净的银狐幼兽,又皎洁出尘,悬着的心也被触动了一下。

明明没有任何的灵力威胁,胸口还能感受到心脏嘭嘭直跳的触感。

小狐狸像是终于发现了树后的白发男人,突然机灵的一颤,这一抖反倒给树后的许三吓了一跳。

只见那小家伙,先是警畏缩了一下,又弓起身子——一番警惕后,一瘸一拐地重新蹿回蓬蒿中躲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许三只感觉到那小家伙还在远远地潜伏在草里,也许观察了好一阵了,谁知这小狐狸的口鼻还很可爱地皱到一块,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从刚刚的接触来看,这小家伙的后腿是受了伤,行动不够灵便,刚刚冲回草里,伤口似乎又被撕裂开,难怪看上去猫着不动还微微颤颤。

许三此时脸上还挂有忧色,他并不认为这种可爱的生物会对自己毫无威胁。好在自己不断的努力下,身体终于感到有种能渐渐掌握的感觉……

小狐狸此时似乎不再犹豫了,不仅没有溜走,还一反常态,开始朝树后主动出击!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小狐狸就这样弓着背,夹着尾巴走到了树后,歪着脑袋坐在许三的身前,上下打量着这个衣衫褴褛但挺俊美的男人。

这是什么样的人儿,就连昏睡的模样的异常好看,一头白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前,虽然衣襟上有些血污,可也丝毫没有给他的形象打个折扣。儒雅的脸上眼帘在轻轻合拢着,眼角微微上挑,就连睡时都朱唇轻抿,似笑非笑。

小狐狸那细长的眸光里,不禁露出有几分好奇、几分疑惑。

只打量了少留片刻,小狐狸轻声朝面前的安静的男子“咿呀咿呀”地叫唤了一下,还嗅了嗅鼻子,仿佛是想确认着什么。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得到男子的回应,小狐狸这才将臀部抬起,头部靠近地面,单腿一蹬,纵身跃过九歌,一头栽进许三的胸口之中。

然后开始用那小小的爪子,灵活地把黑色长袍里的层层布料掀开……

衣襟下,两只小爪子在许三白皙的颈和分明的锁骨下,不断地摸索着。

顷刻,一个碎成一半玉佩终于被翻了出来。

小狐狸像是欢喜极了,可又急的说不出话来,咿咿呀呀哀号着,垂着尾巴在许三的身上上蹿下跳,就连后腿节溢出的血丝也全然不顾。见这玉佩主人还是不醒,就用小嘴刁起玉佩,往许三头上撞去。

“哎哟——小家伙,无故撞我做甚——”

白发男子深邃的眼眸正与小家伙水汪汪的大眼互相对视着。

前者的眸子里藏着几分喜爱,很明显后者被他突然的睁眼给吓愣了,“嗷——”的一下吐出玉佩,盯着他的眼睛连连摇头。

又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一样,神情委屈地低着脑袋,用小爪子扒着玉佩,着急地想解释什么。

许三也迷糊了,这小家伙难不成看这碎玉长得晶莹剔透便心生喜欢么?

“听得懂我说话吗,可爱的小家伙——这玉佩嘛”许三顿了一下,又两手捧起小狐狸,拍了拍它的小脑袋温柔地轻声讲道,

“这玉佩虽然坏了,可毕竟也是少数不多从那山上,留下的纪念……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也算是变相的‘叫’醒了我,这几块灵石就留与给你好了,我走以后,希望你能乖乖吸收掉其中灵力,成了灵兽后,也就没那么容易再受伤了。”

许三皱着眉头看了小家伙后腿的伤,拿出了储物戒里老白头赠给自己为数不多的几块灵石,塞进了小家伙的小爪里,然后将他们一起将放在了地上。

看到这对自己毫无恶意的小狐狸,匍在地上还在用嘴紧咬着自己衣物的小家伙,许三不禁又有些好笑。重新把玉佩放回胸口,背起九歌,又蹲了下来,眯着眼瞧了瞧小狐狸,朝它露了个善意的微笑。

一人一兽就在黄昏下的树荫里互相盯着。

最终,小狐狸还是松了口,像是妥协了一样。默不作声地看了眼男人胸口的那半块废玉,……颓然地转过脑袋去,一瘸一拐地跃上一旁的老树。

坐在树上的影子也被红日下拉的老长……

连灵石都不要吗……

真是坚持的很……

还真像忘忧那小妮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