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普陀山悬崖之上,寒风凌冽吹起女子丝丝长发。血色印染着白色长衫,衬出她绝美的容颜。美若画中之仙的她,此刻的眼中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岚儿……”东方玺眼底仍旧带着他往日的柔情,可是话语却难掩苦涩。

冷冷的勾起嘴角,长孙岚一步步走近东方玺,泛红的眼眶在此时显得尤为骇人:“东方玺!你屠我母族,剖我胎儿,谋害淮哥哥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你会有今日的下场吧!”

听着她的话,东方玺微微一怔,随即苦笑蔓延至唇角,隐藏在面具后的脸庞上,竟带着泪痕:“是啊,我们……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即使步伐缓慢,长孙岚也已然走到东方玺面前,死死咬住下唇,方才紧握的双拳,如今正缓缓舒展开来。回想起当年,不惜违背与东方淮的海誓山盟嫁进皇宫,为的正是替被一纸圣旨而惨遭灭族的母族报仇。

“身为一国之君,你不辨忠奸,一道圣旨便致使我全族惨死。更是罔顾人伦,多次对自己的亲弟弟下毒手!东方玺,你这般狠毒的人,怎配为帝,又怎配活在这世上!”

话音未落,她便猛地用力将身前的男子推下悬崖。东方玺不怒反笑,笑意里的苦涩难以言喻。跌落山崖之际,他终是出言:“逃!”

烈风越发肆虐,刹那间,钟浣颜望着那张多年朝夕相处容颜的容颜竟觉得心慌,那张脸与东方淮有着几分相似,却又更加刚毅的容貌……

眼睁睁看着东方玺落下悬崖,直到完全消失在山谷的白雾里,长孙岚这才收回目光。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转过头去便见正是她日思夜想的东方淮。

面露喜色,可还未来得及出言,就听到东方淮不含一丝情感的话音:“罪后长孙岚,心思歹毒,谋害帝王,罪无可赦,给本王拿下!”

东方淮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她惊愕的死死盯住他的眸子,不觉间泪水模糊了双眼。千千万万的疑惑与惊愕,最终也只能化作一声呢喃:“淮哥哥……”

淮王府暗无天日的地牢里,紫衣女子优雅的坐在木椅上品茶,时不时将目光移向捆绑在刑架上的长孙岚,眼底的讽刺的笑意:“姐姐,你怎么如此糊涂呢?妹妹知道姐姐向来爱慕王爷。可是,姐姐已经是皇后……”

“既然身为皇后,自然是应该好生爱戴自己的夫君。可姐姐怎生如此糊涂,将皇上推下悬崖?”汐霞字字句句皆直指长孙岚身为皇后却毫无妇德,甚至还亲手某害帝王。虽口口声声叫着姐姐,可是心底早就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尽快解决了。

长孙岚含泪大笑,曾几何时,她这位妹妹还不顾自身处处为她着想,如今也正是她这位“好”妹妹一门心思想要将她送入地狱。

“逞口舌之快能有什么用?你若当真有本事,便给我个痛快!”嘶哑的嗓音在空荡荡的地牢里显得尤为突兀。

心底一片冰凉,长孙岚垂着眸子,细细回想。当年,她与东方淮两情相悦,私定终身,甚至已经怀上了东方淮的孩子。可是她的母族,大辽国,被人冤枉造反,以致全族被灭。

身为大辽公主,她为了替母族报仇,违背和东方淮的海誓山盟嫁入皇宫。可是东方玺竟然在新婚之夜发现她已经珠胎暗结,次日便暗中派人给她灌了藏红花!甚至还屡次陷害她的淮哥哥欲致其于死地……

她隐忍多年,终于趁皇家祭祀在普陀山上替母族,淮哥哥和孩子报仇雪恨。可是,东方淮竟派人将她关押在此。而她那个“好”妹妹,如今正以淮王妃的身份看她的笑话!

“我要见淮哥哥。”冰冷的声音不含带一丝情感,她相信,现如今这一切不过是淮哥哥的计谋,他一定会救自己出去,一定……

“哈哈哈……”闻言,汐霞掩嘴笑了良久:“想见王爷?姐姐是还不死心么?”她早已经恨透了眼前这女人。当初她是大辽嫡公主,所以自己不得不假意巴结讨好,如今她长孙岚什么也不是!

此言一毕,便听到门外传来通报。汐霞拧眉,原以为东方淮会完完全全不顾她了,没想到他还是来了。匆匆起身亲自将东方淮迎进来:“王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