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恶之药(6)(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你觉得徐维康有问题吗?”路上晏紫初回想起报表里的内容,这汇款一来一去,这双方几乎谁都没赚钱,难道是对方为了拉高营收,还是为了虚开增值税?可徐维康那么大的公司,没必要花个几百万做这些小伎俩。

“有没有问题,那得问他本人了。”林如儁也在思索,“你有没有发现他们夫妻俩挺不对劲的。”

“有什么不对劲?”

“周晓瑾40多岁,徐维康60多岁了,老夫少妻,本来感情估计不太牢靠。如今公司事务处处都是周晓瑾做主,徐维康似乎被架空了一样,两人宴席上几乎无交流,貌合神离啊。”

“林总您真是观察细致入微,对婚姻情感也有研究。”晏紫初本想顺杆子奉承几句,可话说出口觉得有点不对劲。

果然林如儁嘴角似笑非笑着,“你不是做过大记者吗,虽然我不看报纸,但听人说,你那会儿应该混得不错吧?论观察力,我哪能跟你比。”

“嗯,混得还行。也就拿过三次全国新闻奖,至于名气,你打听下就知道了。”

哈,真是不会谦虚。林如儁暗笑,不过他也不用打听,也知道晏紫初曾经在媒体圈名气很响,只是后来突然没声音了。“你怎么后来不做媒体了呢?”

“这……”晏紫初在想怎么回答他时,林如儁电话铃响了。“上次事故作为意外事故处理移交给下面分局了,报告好了,你去分局取一下吧。”崔队打来的电话。

“我去分局取下报告。”

车子拐进了分局,林如儁直接去找了刑侦队的顾队长。“崔队跟我打过招呼了。你稍等下,我让人把报告取过来。”

“谢谢顾队,公司法务要报告做个备档,麻烦您了。”林如儁客客气气递过去一支烟。

办公室外,晏紫初站在大厅里,盯着那些宣传栏打发时间。“老实点。”民警推推搡搡押了一帮子人经过,那些人戴着手铐抱着头从晏紫初面前走过。一人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我认得你。”那人眼睛里恶狠狠冒出火来,“是你上次带人砸场子,死三八,你拿了钱还让条子端了我们场子,好啊,你给我记着点。”晏紫初认出他就是上次王麻子场子里打手之一。他看见晏紫初如同仇人一般,分外眼红,试图挣脱民警的拦阻要冲过来,嘴里直飚脏话大骂晏紫初。

此时,几个民警冲过来将这人制止住,把他押送走。顾队和林如儁也大厅里的吵闹声吸引过来。“我们刚端了个地下赌场,这人叫赵利,是赌场的打手,都是老惯犯了。”顾队看了眼晏紫初,她竟镇定得跟没事人一样,“没吓着你吧?”

“哦,没事。他可能认错人了。”晏紫初淡然回答,她看了眼林如儁。他的反应没有顾队那么警觉,很客气地向顾队伸手握了握,“谢谢您,我们先回去了。”

一路上,林如儁没和晏紫初搭话,双方似乎有什么默契,他不问她也不会说。

万子异出门迎接他们,那样子依然谦和温暖。周晓瑾翻了翻报告书,脸色果然顿时阴沉下来,但看还有外人面前在,她又立即阴转晴,“你们留在这里吃过饭再走吧。”

“不用客气了,公司还有事。”周晓瑾再三挽留,林如儁还是谢绝了。出门时,万子异拎了几盒出来。“太麻烦你们了,我们周总觉得不好意思,这些是我们公司出的,你们带点回去。”林如儁本想都推掉,但看万子异吭哧吭哧拎出来也挺不容易,只得开了后备箱。

“你们周总和徐总关系怎么样啊?”林如儁把万子异拉到一旁。

“唉,怎么说呢。以前还挺好的,可这两年徐总身体不大好,就慢慢把公司运营的事务交给周总了,可能两人经营理念有些不同吧,经常起争执。后来徐总也没精力管,就干脆做甩手掌柜了。”

“那他们有孩子吗?或者徐总有孩子吗?或者……”林如儁停顿了下,“徐总外面有人不?”

看见万子异露出惊讶的眼神,林如儁拍拍他肩膀,“你就当我八卦,随便问问,你跟晏紫初又是同学,这都我们私下里说说。”

万子异憨笑着回应,“我不会跟我们老板说的,放心吧。他们俩没孩子,我觉得吧,要是有的话,可能感情还好些。至于徐总外面有没有人,或者私生子之类的,我也没听说过。他的事情很少麻烦秘书,徐总人还是很好的。”

“那谢谢你啦。”

“您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直接联系我好了。”万子异目送他们俩离开。

林如儁很少见到像万子异那样说话行事如此得体的秘书,“你这同学要在周晓瑾手底下干活,这脾气得多好。”

“我好多年没见到他了,他小时候就脾气很好。”

“哎,要是来我们公司做秘书就好了,我们公司秘书天天苦着脸,跟个苦大仇深似的,看见就烦。”

晏紫初瞅了他一眼,心想,林总你开这几百万的车,估计老板都没你土豪,还替老板关心秘书,真是闲得蛋疼。她朝他尴尬地笑了两声,“林总,您顺道把我放地铁站吧,我回公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