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以彼之道(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苏老夫人的寿宴在正院举行,苏华月出了西院堂屋,便行至正院,一路未见任何下人出没。

想来是岑秋兰为了让她的清白失去得更万无一失,摒退了西院所有人。

苏华月身子被下了媚药,哪怕有强大仇恨情绪的压制与穴位控制,现下这药仍未全然褪去,致她状态不佳。

加之不宜让岑秋兰发现她的存在,苏华月回到正院后,并未前去她该去的主人位,而是混在了寿宴人群的末尾,静静观察事态的发生。

苏若芝此时则在西院,被苏华月敲晕了,正与汪管事“苟且”在一起,只待岑秋兰领着众人去发现他们。

苏侯府是大梁国唯一的异性侯府,身份显贵,仅次皇族,让老夫人与岑秋兰在寿宴上挣足了面子。苏候不在府上,加之并非整岁大寿,今日来寿宴的,多是达官府中的女眷。

“老夫人,祝您福寿安康,永享天年。这是尚书府的一点心意。”

“岑夫人好福气,苏三小姐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拔尖不说,苏大小姐也快及笄了,她便是贪玩些,以她的好相貌,必能寻个好姻缘。”

岑秋兰穿得一身锦罗裙,戴着黄金发簪,在众人中尽显庸俗的贵气,她原本笑盈盈的脸,在听得对苏华月的夸赞时,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刻薄阴冷。

她笑道:“若芝不过学了些皮毛,哪担得起戴夫人这般称赞?华月品貌俱佳,待老爷回府,是该她寻一门有品行的般配好人家。”

一番话,看似在批评苏若芝、夸赞苏华月,实际上,被抬高的人恰恰是苏若芝,苏华月才是那被贬低之人。

如今的京城贵族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苏侯府出了一对差别极大的小姐。

苏侯原配夫人嫡出大小姐苏华月行事鲁莽,刁蛮任性,琴棋书画样样不精,任其继母苏岑氏如何慈爱教导与感化,皆是无济于事。除了这两年长开后,继承了其生母——当年的京城第一美人的姣好容貌,便是一无长处。

苏侯现配主事姨娘庶出三小姐苏若芝,虽是庶出,模样也比苏大小姐略不如,但那端庄淑礼、娴雅才佳,自小便是京城贵族圈拔尖的小姐,谁若娶回去,那也是谁府里的福气。

岑秋兰明知苏若芝琴棋书画学得佳,故意言她不过会些皮毛,言下之意便是她的好女儿会些皮毛便这般厉害,若再学深些,那便是柳絮才高,无人可比拟。

而岑秋兰看似在夸苏华月品貌俱佳,却是在明知她品行声名不好下,故意言要为她寻一门品行般配的好人家。与苏华月草包般的品行相配的人家是什么?莽夫吗?叫人听去,自会徒叫人耻笑。

生母难产而死、岑秋兰入府后,苏华月便被寄养在岑秋兰膝下。

岑秋兰看似对她事事顺从,礼仪与琴棋书画学得乏累可不必去学,犯了错事不受责罚反被夸赞,有什么好玩的总是紧着她……

反观苏若芝,却是每日必要规规矩矩与先生受教导,一刻也不敢放松……

前世她先前觉岑秋兰对自己好,其实,岑秋兰待她,不过是巴不得将她捧杀至尘埃,不去与她的明珠女儿争任何光辉。

这两年,因她的容貌渐渐出众,几次三番在众人之中将苏若芝比将下去,岑秋兰便起了要以毁了她的清白将她打压下去的计谋。

女子无才亦是德,大家之中,多的是以相貌栓住人心的。她优于苏若芝的相貌与高于苏若芝庶出的嫡女身份,已让岑秋兰有了危机。

这些,是前世她在怡红阁受折磨时,苏若芝亲口告诉于她。

只可惜,前世的愚劣种种不会再发生。岑秋兰,苏若芝……你们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苏华月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思绪万千,心情在对重生的平复中,体内媚药的药效也渐渐淡了下来。

这时,不知是谁碰倒了油灯,寿宴场上原本用作装饰的帏布,尽数烧起了熊熊大火。

“走水了!走水了!”

场面顿时混乱,不断传来女人的尖叫。

苏华月跟着一众人,在下人与岑秋兰的牵引下,来到苏府西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