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夜闯莫府(1 / 1)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云梦泽跟着奴仆失魂落魄的回到了云府,作为一个男人是怎么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沉思了一会,连忙叫人收拾一些金银细软,将它们装在行李中,今夜他要夜闯莫府,带走他最爱的女子。

入夜

一个黑影穿过梅花巷,来到了莫府的后门。莫府他最熟悉不过,小时候为了给阿篱偷偷的送吃的,他每天都爬后门的歪脖子树,轻巧的落在了围墙上。他也曾同师傅学过几年的武艺,所以这种高度于他而言不过是轻轻松松。

穿过熟悉的门廊,来到了明兰阁,轻轻的敲打着窗户‘1,12,123’这是属于他们的暗号。

窗户被轻轻的推开,迎着月光,眼前的小人儿更加的憔悴,通红的双眼,豆大的泪珠挂在眼角,从见到梦泽哥哥的一瞬间,便完全失控,唰唰唰的流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小人儿那么委屈,自己的心更痛了,轻轻的抱住她又想把她狠狠的揉入自己的身体。看着怀里抽泣的女子,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说道“难受的话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就感受点了”,怀里的头轻轻的摇了摇“安儿还在外面守着,如果我哭被她发现了,她会难过的”,听了她的话他终于忍不住抱紧了她,这样善良的女孩值得他为她放弃一切。

轻轻推开怀中的女子,用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擦干他的眼泪,用几乎哀求的语气说道“阿篱,跟我走吧,我们寻一处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普通人的生活,男耕女织修篱种菊可好?”

阿篱看着这个迎着月光走来的男子,他是她唯一的救赎,他是她的太阳是她的月亮是她的星星,是她梦里的人,是她醒来第一眼就想看到的人。“梦泽哥哥,我是如此幸运,有疼爱我的爹娘还有我爱的也爱我的你,可是我不能这么自私,我不能丢下爹娘,皇上赐婚,如果我离开了,整个莫府上下都会被牵连,安儿才18岁,她们不该为了我的幸福而失去自己的生命”

她不想再哭了,她想清楚的看着她的梦泽哥哥,她想要把他的样子映在脑海里。“梦泽哥哥,明日教引姑姑就要带我去皇宫学规矩,今日可能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了,梦泽哥哥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

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阿篱,他突然觉得自己多么的无力,甚至连一句喜欢都说不出口,他觉得他自己能够支撑整个云柳纪已经很厉害了,原来他还差很多,他甚至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来的时候想着一定要带走她,就算她不肯走就是打晕了抗走也要带走她,但是一看到她哭,听她说不愿意,他整个人都泄气了,他懂她,这么温柔善良的阿篱,怎么舍得自己的亲人承担自己的过错。

阿篱伸出自己的小手摸着云梦泽的脸,她的小手就像阳光下的小草温暖又柔软,指尖淡淡的栀子花香让窗口的男人更加不舍,他想一辈子都与她携手,可惜他们不被允许,他们被整个王朝跟世俗隔开,注定这辈子无缘。

趁云梦泽晃神之际,阿篱踮起脚尖吻了上去,泪水划过嘴角,有些咸咸的苦苦的还有一点甜甜的。

阿篱笑了,突然笑了,她的笑比阳光耀眼,比月光明亮,比星星璀璨。她说她不是好女孩,她就算另嫁他人妇也要在他心里有个位置。她说她最爱的人即使日后另娶良配至死想起的也要是她。

他记住了她的话。这一夜她没有关上窗户,只要他进来,她就把自己给他,成为他的女人。这一夜他没有进去也没有离开,他爱她敬她,即使他不能跟她在一起,这辈子他也会永远守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