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软饭的吸血虫渣攻(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所以说,这是情感世界,还是什么渣攻贱受类别的?”池胥挑眉看向自己面前的系统。

“是的呀,你进来后就默认接下任务了。”一个粉色的系统飘在池胥面前,明明是系统的机械音,池胥却能听出一股软萌的味道。

“你为什么是粉色的?”池胥不急着知道任务,反而饶有兴致地跟系统聊起天来。

“因为我是小姑娘呀,小姑娘都用粉色。”小系统挺胸说道。

“粉色很适合你,很可爱。”池胥夸奖道。

“谢谢你呀。”小系统开心地绕着池胥转了两圈。

“那你能跟我说说这个任务的大概和完成要求吗?”池胥问道。

小系统点点头,资料就传输到了池胥的脑中。

说实话,这个任务的背景真的给池胥大佬上了一课,饶是他见过的世面已经够多了,也没想到这世界里的人能这么离谱。

原主是一个集团的总裁,长相俊美,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他投怀送抱,可他偏偏看上了一个空有皮囊其他一无是处的名叫吴岭的男人。

两人单从条件上来看,吴岭是如何也比不上原主的,可这吴岭有一手厉害啊,他把所有的天赋点都点在了哄人上,哄得原主视他为一生挚爱,事事听从。

就这样,吴岭靠着原主,带着全家人离开了小县城,来到了大城市,一起搬进了原主的别墅里。

一开始原主自然也是不满的,他自己赚钱买来的别墅如今却住进来一堆不相干的人,尤其是吴岭的这些家人很会反客为主,在入住原主别墅的当天就把别墅当成了自己的家。

未经过原主允许搬入也就算了,还擅自瓜分了原主的剩余房间,甚至闯入主卧,把原主珍藏的东西据为己有。

原主辛苦工作一天后回来看到这些自然是气炸了,白天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家,回来后已经是一片狼藉。原本别墅是整洁干净的,现在别墅已经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占据,甚至地毯上还有随地吐的瓜子皮。

而且吴岭的母亲在看到原主后,更是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说原主是个同性恋,本来一辈子都找不到对象,是自己儿子心善才愿意和他在一起,让他不要不识好歹。

原主一个总裁怎么听得下这种话,可还没等他发作就被吴岭带进了房里一顿哄。

吴岭一边说自己的母亲年纪大身体不好,祈求原主不要气她,一边又说日子是两个人过的,只要自己爱原主不就够了吗?

原主不知怎么的,居然就被吴岭这么哄着消了气,甚至觉得吴岭很孝顺,连带着包容了吴岭一家。

就这样,吴岭一家是越来越过分了,他们吃原主的喝原主的穿原主的,还要对原主摆出一副施舍的态度,从来不给他一个好脸,即便是跟原主要钱,都仿佛是原主欠他们一般。

而原主也被吴岭哄的渐渐将吴岭视为真爱,甚至是非他不可的程度。好好的一个总裁整天对吴岭低声下气,任他予取予求到了身边好友都看不下去的地步。

可无论好友怎么劝,原主都是痴心不改的模样。

就这样,吴岭也被原主养的心大了,他渐渐忘记了自己才是吃软饭的那个,整天对原主颐指气使,甚至背着原主在外面偷吃,即便被原主发现了蛛丝马迹,吴岭也根本不慌。

反正原主根本离不开自己,就算当时他很难受又怎么样,还不是舍不得说分手?到时候还是得乖乖回来找自己。久而久之下来,吴岭根本不拿原主的感受当回事儿了,该怎样就怎样。

吴岭一家和吴岭的态度完全一致,拿原主当自家的at还是不需要密码没有上限的那种。除了取钱的时候态度会好一点,其余的时候看原主一眼都嫌烦。

他们就好像吸血虫一样扒着原主吸血,直到吸干他最后一滴为止。

看完背景资料的池胥露出古怪的笑容。

“你们这个世界是有灵异因素吗?”池胥饶有兴趣地问小系统:“比如说这个吴岭会下蛊下降头什么的?”

“没有啊。”小系统不知道池胥为什么这么问,但它还是乖乖回答道:“宿主放心,本世界为新手世界,不会有灵异因素的。”

“没有灵异因素?所以说原主都是自愿做这一切的对吗?”池胥接着问道。

“当然啦,这就是爱!”小系统的屏幕上出现一个红心显示出它的激动。

虽然没有恋爱过,但是这样畸形的爱恋池胥可不敢苟同。但他感觉很有趣,是谁创造出这样扭曲的任务世界,还把自己给扔进来了呢?

“所以这个任务的完成值该怎么判定?”

“本世界完成任务判定值为虐心值。”随着小系统的话,池胥面前出现一个进度条,上面写着虐心值,此时的数值为0,也就是说,当这个虐心值进度条被刷到100的时候,池胥的任务就会被判定成功。

在虐心值后边还有一行小字介绍,渣攻虐我千百遍,我待渣攻如初恋。

“虐心值?”池胥眼光一闪。他自然知道这个虐心值应该针对的是原主,但池胥是不可能接受的,而且系统也不是没有漏洞可以钻的。

【霁,在吗?】池胥开始和自己的专属系统在精神频道交流起来。

【主人,我在,但我现在只能留在系统空间内,无法跟随主人身边。】

【我知道,因为我现在进入了攻略世界的一个分支,还重新给我分配了一个系统。】

【主人,霁确认为你调的是事业世界。】

【是有人做了手脚。】

霁作为池胥的专属系统,陪他一路从新手成长为满级大佬,从未出过错。这一次他进入了攻略世界,尤其进入的还是这样一个畸形的世界,摆明是有人不想让他完成任务,还特意把他和霁隔离开。

可惜这个人还是看轻了自己和霁,霁现在已经能够入侵主脑了,而自己和霁也早就升级成为灵魂绑定,即便把自己和霁分开,他也可以和霁沟通,让霁去干预主脑。

【基于系统空间的基本规则,我现在无法退出任务,你帮我把这个世界稍微做些手脚,将这个虐心值的绑定目标由原主转移到任务对象身上。】

【明白了主人,已为你转移成功。】

得到霁的肯定消息,池胥勾唇一笑。有人想要和自己玩一玩,他自然乐意奉陪。

希望对方准备好足够的筹码,不然输的代价,可能他无法承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