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郡王?”云澜惊讶的看向李承昀,视线落在相握的两只手上,微微愣了愣。

他身边的元宝怨念至极的看了眼李承昀,而后低着头散发出一股委屈劲,那一眼就像看负心人一样。

罗丞瑜把手抽了回来,落落大方的站在李承昀身侧。

李承昀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紧张的看了眼罗丞瑜,而后客气有礼的对云澜说道:“原来是云公子,好久不见。”

云澜轻轻的笑了一声,说道:“我出来有些时辰,该回去了,就不打扰王爷陪伴佳人了。”

李承昀没有应声,小心翼翼的看着罗丞瑜。

“人已经走了,王爷还要看玉器吗?”罗丞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平静的眸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生气。

掌柜的见缝插针的说:“我们新近到了一批上等货,拿给两位公子看看。”

罗丞瑜看向掌柜:“好。”

话音落下,掌柜就拿出了一个托盘,上面是一对翡翠麒麟镇纸。

罗丞瑜拿起来仔细看了看,“掌柜的,多少钱?”

掌柜的眼睛一亮,忙笑着说:“给公子算便宜点,只要八百八十八两。”

罗丞瑜放下镇纸,意味深长的说:“做买卖当诚信为本,掌柜的不应贪多啊。”

“公子此话何解?”掌柜皱着眉头将镇纸收了起来,“不买就算了。”

走出玉器行后,李承昀琢磨着让人来买下,然后送给罗丞瑜当作惊喜。

却听到罗丞瑜说:“那对镇纸是假玉,做工倒是还算精细。”

瞬时,李承昀就愣住了。那对麒麟镇纸,原主给云澜买了。

“这个黑店!”在原剧情里坑了原主一千两!

李承昀愤怒。

罗丞瑜的唇畔微微扬起,说道:“也有可能是我看走眼了。”

“我相信你的眼力。”

“我的眼力未必好。”罗丞瑜意有所指的说。

李承昀忙道:“我和云澜是清白的。”

“原来那位公子叫云澜。”

“丞瑜,你听我解释。”

“你说,我听着。”

李承昀被奶凶奶凶的媳妇儿萌到了,拉着他到角落里说话。

“云澜是春雪阁的小倌,我和几个朋友去那里喝酒时认识他的。”

罗丞瑜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

其实他早就知道云澜的存在了,这会儿听到李承昀说,依旧又气愤又难过。

李承昀忙说:“我去那里只是喝酒,什么也没做过。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去了。”

罗丞瑜淡淡的说:“王爷的保证可真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李承昀神情认真,目光坚定。

罗丞瑜的气消了些。

李承昀继续说道:“云澜身边的那个小厮原先是跟在我身边伺候的,他是云澜的旧仆。那小子吃里扒外,不但自个儿一心惦着旧主,而且还想让我给云澜赎身照顾他。后来,我就干脆做个顺水人情,把那小子送给云澜了。”

罗丞瑜微微蹙起眉头,若有所思道:“你的小厮怎会是云澜的旧仆?”

别说是郡王府了,就是他们国公府,下人都是身家清白的,不可能在烟花之地做过工。

“莫非他以前还是富贵人家的?”

“或许吧。”李承昀看着他的眼里盛满赞赏,媳妇儿真聪明。

“算了。”罗丞瑜有些暗恼,他管那个小倌的事情做甚!只要李承昀能做到不再去那种地方,他就放心了。

李承昀见他似乎已经消了气,轻声细语的说道:“丞瑜,我们再逛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