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 45 章(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玄策脚下悬空,只要商袁稍稍松手,他就立马跌入万丈悬崖。

这种不掌握自己手中的命运的感觉,对玄策来说糟透了。

望着对面仿佛抬手间就能将自己弄死的人,玄策心中不甘,嘴巴流出鲜血,面部狰狞道:“商袁,有本事今天就弄死我!”

斗笠下的人没有说话,悬崖周遭都静悄悄的。

玄策突然想到了司马衍华得了断魂症这件事,脸上露出灿烂到诡异的笑容:“商袁,我还有份大礼等着你呢。”

商袁默不作声,手一松,玄策就掉了下去,跌入悬崖。

这边,她动作飞快将箭矢对准他,目光一凝,选好位置,又射穿他的左肩。

商袁了解这里的地形,紧接跟着跳了下去,将落在悬崖树干上的玄策捡了回去。

昏迷的玄策睁开眼,看见救了自己的商袁,声音虚弱,但满满的恶意。

他道:“怎么救我?有本事弄死我啊!哈哈哈”

商袁提着他的后颈来到悬崖上,一路来到萧国公府,将人丢到后院里,她在京城待了一段时间,知道除了她,还有另外一队人在找玄策……

她目光远眺,落在皇宫上:“等我回来。”

京城最近多了一件奇案,玄世子被人打了,据说肩膀两处都被穿透,找到的时候满身是血。

此事一出,皇上震怒,派刑部尚书和京兆尹协同办案,务必将凶手捉拿归案,玄世子指认凶手是商袁,可这商袁明明在边疆,对不上时间,也没直接证据证明这是商袁做的。

半个月了,没找到一点线索。

案子被搁置,这件事不了了之。皇帝罚了两人大人的俸禄,随后体恤玄策,把人接到皇宫中,由太医诊治照顾,由萧贵妃负责玄策的衣食住行。

事后,京城百姓纷纷斥责凶手心狠手辣,要不然,玄世子能在医术高超的太医手下,会医了两年多。

三年后,皇宫书房中,皇帝和司马齐春商量要务,司马齐春眉头不展:“玄王此番举动是为了玄世子?”

玄策被扣留京中三年,第一年用玄世子身娇体弱不易奔波挡回去;第二年用玄世子格外讨人欢心留在京城伴圣;第三年用梨花开了玄世子舍不得走做借口。

皇帝老神在在,喝了杯茶:“狗东西憋不住了,多正常了,勿要大惊小怪。”

“父皇,可有应对措施?”玄王在边疆扩充兵马,公然挑衅晋朝,早些年因为边疆形势,扩充的疆域并未得到及时巩固,经常遭到周边国家的侵犯,损失严重。

先皇和父皇商议将军权下放各地,防御外敌,最开始的确起到显著效果,震慑周边宵小之国,但久而久之,地方拥兵自重。

这些年司马齐春不止一次和父皇提过,收回地方军权,但父皇目前没有这个打算,他倒是希望接着这次契机,将地方某些权力收回。

皇帝瞥了他一眼,就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心里想什么:“与玄王接壤的不是昭明公吗?有他在不会出问题。”

太子司马齐春从一堆奏折里扒拉半天,拿出来一份奏折,无奈道:“昭明公前些日子上奏将自己的位置传给外甥商袁。”

“什么时候的事?”皇帝眉头一紧,接过奏折反复看起来,看到下面的日期,也就是在年前,这边疆的位置就移了主。

“父皇,眼下可怎么办?”司马齐春忧愁。

“我糊涂,你也糊涂了,你是大晋的储君,遇到这种事情也不能慌!”皇帝捋捋胡子,思索了一会儿,又道:“地方权力交接,理应到京城接受朕的册封,这个时候各地方使臣也会过来,你说趁这个时候,敲打敲打玄王手下的人,玄王会长记性吗?”

“父皇,您开玩笑呢。”司马齐春皮笑肉不笑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