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开局有大难(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陈国,地处江北之地,物宝天华,钟灵毓秀。

帝都澜陵城的郊外,一座寺庙柴房之内。

叶青蔓悠悠醒来,身子有些疼,头也些痛,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身上,感觉身上衣衫健在,并不是光着身子,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不像是被人打伤昏迷,然后遭人强行凌辱了。

她睁开眼眸子,瞅了一下周遭,不免懵了一下。

那是用石块泥土垒砌的墙壁,窗棂都是木制,糊着暗旧发黄的油纸,还有一些破损,阳光透过窗棂油纸照进来,光线斑驳洒在地上。

叶青蔓躺在一张破烂草席之上,屋里杂物不少,像是储存杂物的柴房。

再看自己的身上,穿着一袭绫罗材质的古代衣裙,上身一件翻领窄袖衫,系一条天水碧色的湘波裙儿,足蹬一双绣着云纹图案的软锦靴,腰束一只下缀桃叶形的蹀躞带,整体剪裁合体,更像是贴身的女子劲装。

在手臂处还绑有护腕和护臂,更像是一个习武女子的打扮。

我这是……在哪?

叶青蔓头脑有些断片,看着屋内的陈设,以及身上衣物,完全有些迷茫了。

但顷刻间,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了脑海,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迅速席卷大脑记忆区,各种信息充斥开来。

叶青蔓,威武侯叶沧秋的小女儿,其父是镇守边关的大将军,曾立下赫赫战功,不过两年前,战死于西北的“平凉战役”,父兄皆陨,去年母亲伤心过度也去世了,叶家因此凋落。

她有个胞姐,长得花容月貌,三年前嫁给了当今皇室的五皇子,昭王陈昭云,做了昭王妃。

叶青蔓在家中无了长辈照应,两年前被姐姐叶青荷派人从云州城接来京城昭王府居住。

我穿越了……

叶青蔓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随之露出惊愕表情。

她本名叶曼,是个医学院临床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刚在一家市公立医院临床科实习了一年,即将转正的时候,医院发生了一起劫持人质案。

一位犯罪嫌疑人因沾染赌博倾家荡产,闯入医院,打算偷报婴儿拿去换钱,结果被保安发现及时报警,犯罪嫌疑人被堵到了天台,挟持了一个富家小女孩做人质,要求放他离开,并准备一笔钱,否则就会伤害人质。

在警察与犯罪嫌疑人对峙过程中,叶曼提着药箱跑上来,要给人质小女孩脖子的伤口治疗,警察趁机出手,要制服歹徒,却不料歹徒在挣扎中,打算跟人同归于尽。

叶曼为了救小女孩,自己跟歹徒摔下了天台。

醒来后,叶曼就来到这个世界,成为了陌生的自己——叶青蔓。

此刻,叶青蔓在努力消化了涌入脑海的这段原主人记忆,很快就明白自己当下的处境。

由于这个叶青蔓出身军武世家,是家中幼女,打小任性,不爱读书和女红,喜欢舞刀弄枪,时常女扮男装,街上纵马,殴打衙内,各种惹祸,俨然成为女汉子,在云州城衙门圈算是一霸了。

两年前来到京城之后,倒是约束了一些,但仍然难改顽劣性子,仗着姐姐是王妃,姐夫是皇子昭王,也时常惹事生非。

今日上午,叶青蔓带着几个奴仆,出城狩猎,因为追逐一只黑狐,纵身闯入了青岩寺后院,冲撞了来这里礼佛上香的皇太后。

因黑狐的飞扑,使得皇太后受到惊吓晕厥过去,叶青蔓被当成刺客、嫌犯,当场被皇宫随行的大内侍卫围攻,被大内总管高手,一掌击伤后抓获,临时关押在了青岩寺的柴房内,等候皇室发落。

若是皇太后出现危险,有个三长两短,等待叶青蔓的就是皇室的问责,刑部、大理寺的审讯,叶青蔓下场恐怕也会相当糟糕。

“开局就是落难危险模式啊……”

叶青蔓自言自语,感到事情的棘手。

咦,这个剧情,好熟悉啊!

我勒个去,不会吧,这不正是自己最近的追读一部古言小说《我心如炽君知否》的剧情和人设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