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寻错了人(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匆匆的晨曦色中,一辆低调的不能再低调的马车正如龙极弗玉所料那般驶向大铭境内最令人神往的官道——那是紫月峨山的方向,也是大铭国师的住所,大铭的圣境。大国师的人不可能会不来,并且自始至终一直隐蔽在暗处隔岸观火,待到鹬蚌相争,两败俱伤之时,便立即出手先一步夺晶元,并且带回大国师说的那个人——世劫者。

即,影响十九洲变势的关键人物。

大国师在卦中所见,此人在今日会飞升成为修帝,特地命他前来带回这个世劫者。

但令历宙所费解的是,为何会出现两个修帝,不过索性,一个已经死了。

-------------------------------------

黄老二坐在那家“请汝吃茶”,要了碗这季上的新茶,望着眼前被封条封住的城主府,内心唏嘘不已,看来,不仅是他这平常老百姓会偶造横祸,这高高在上的贵人不也差不多么?

听说这城主私害人命,暗建花楼,贿赂来往的达官贵人,王上震怒,直接派遣生杀组查清真相,就地解决了去。

还听说,新上任的城主姓安,王上念其品行端正,匡扶大义,便直接传书任命了去。

哎——这些东西对他们这些普通百姓来说,作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也就够了,让黄老二坐在这里吃茶的真正原因还是自己的妻子头七,妻子托梦来,二人相见

圆了阴阳相隔不能诉衷肠的遗憾,这便心里欢喜,来吃口茶。这还得感谢那日所遇到的仙子啊

“您的茶,慢用!”

“诶?小二,我没叫这花生米啊。”

“嗐,小弟我啊今日喜得贵子,这算是请您的!”

“诶哟,恭喜恭喜啊!”

-------------------------------------

城郊。

白幡飘翻,看着泛黄沾了旧的白幡,也可知,这墓主人,怕是没了有些年头了。细看中间的土,却又像是新翻过的,草根凌乱的堆砌一团。

婵琳倒了三杯酒,一一敬上身前的沃土,重重叩首。

终于,在城主府里装疯卖傻,忍气吞声多年,得以报上大仇,当年娥奴对她的姐姐所做的一切,如何活生生地剥取头骨,入夜闭眼历历在目,她一直信,多行不义必自毙,一直在等待那个时机。上天有眼,娥奴讽刺地死在了她倾尽一生所爱之人的手上,真是,痛快!而那脏恶的艳骨窟也从此消弭于世,免了再有少女葬送自己的青春年华。

李长啸叼着根酸草叶子坐在王家车队的车上,滞目望着远方,似乎还未从这一切变故中缓过神来。

确实,当时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眼前绵延几里的“王”字旗,若是放在以前必然闪的令她咂舌,默默念叨总有一天也要拥有这么气派的车队,但是

李长啸转首看了看身后马车里隐隐约约可见

的水晶棺材,内心惆怅无限,但又坚信,那一抹希望是存在的。她回首又见斜后方守在棺材边的安邵元,叹了口气。

没错,本应是下任惊鸿城城主的安邵元,选择玩一回偷桃换李,坚决要求跟上王家的车队,来赎罪。

赎那一掌之罪。

平老三疑惑安邵元前后对待常殊的态度反差太大过于奇怪,便叫过来问话一番才知道,这小子连自己干过什么蠢事居然完全没有印象。在城主府内突然苏醒过来的,实则为吹响黄金唢呐那日死去的“平邵元”,有着平家人一面的冷酷无情,同样没有安邵元的感知与记忆,而在黄金唢呐这个重要的媒介物碎灭消失的那刻,所谓的“平邵元”也随之形神俱灭,只留下完全没有那时记忆的安邵元,尽管并非安邵元之意,但是,确实是他安邵元的手,伤了她。

李长啸看着第二辆马车,不由自主回想起,那马车里的人是自己从未见到过的冰雪气质,梦里也不敢出现的人儿,是连她站在他身边生怕自己身上的污秽沾染里那位公子去,但是,那位公子怎么会那么好心收留常殊,还带她去阿殊的恩人所说的瑶林,冰月泉?

李长啸所说的那位公子,自然就是之前有意拉拢付彧先生的王家小公子,王玫。

帝都第一贵公子。

-------------------------------------

王玫看着

隔日付彧先生叫人送来的东西有些奇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