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 19 章(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从丰之前的行为可谓是极尽张扬,半点没有遮掩。毕竟搂着美人大摇大摆的上登天梯的浪荡子也着实引人注目,一同参加试炼的修士早就心里犯嘀咕了,都怀疑他是走后门进来的。

大家费尽千辛万苦才成功登顶,这小白脸搂着美人轻轻松松的就过了关,换了谁心里都会不舒服。眼下这个疑似走后门的关系户竟然还得了第一名的奖励,在场的修士看他们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立马就有憋不住火气的修士跳了出来,“他们俩分明是作弊得来的第一,如何就能占据最好的居所!”

其他围观的修士也纷纷声讨。

“就是,奉乐鹤府怎能容得下这等小人。”

“选拔历练最重要的是公平,此人明明未触发任何困阵,如履平地一般登上登天梯,必定有猫腻。”

“如此不公,我等不服。”

发声的修士大多是后面才登顶的,并未见过伏姜与奚冰巧的冲突。奚冰巧与桓甘倒是一言不发,缩在人群里暗暗观察。

负责接引新弟子的元明真人眉头一皱,长袖一甩,一股强风朝着叫的最欢的那几个修士袭去,那几人瞬间被风席卷到半空中,重重的摔在地上,咳出了几口血。

如此雷霆一击让场面瞬间安静下来,众人后退几步,面露惊惧。

“违背宗门法规,聚众喧闹,罚俸三个月。”

元明真人面沉如水,来回扫视着众人,沉声说:“奉乐鹤府选拔弟子,气运实力缺一不可,即使他二人未触碰任何困阵,那也是他们的气运旺盛,你们服是不服。”

摔倒在地上的那几个修士还没爬起来,其他修士见此场景纷纷噤若寒蝉,好不容易通过历练,不值得为这种小事折腾,即使把那俩人拉下马,奖励也轮不到他们头上。

元明真人再次长袖一挥,数个光点向众人撒去,“这是诸位的门禁钥匙和奉乐鹤府的弟子守规,望各位戒骄戒躁,恪守宗门法规,若有违反,自己看看会有什么后果。”

这一通敲打,大多修士都情不自禁对宗门产生敬畏,再不敢挑战宗门权威,纷纷垂手应诺。

元明真人见无人再闹事,满意的点点头,吩咐大家先前往住所调整后,自行提气离去。

越灵松本来还在苦恼怎么解决这一纠纷,若是被奉乐鹤府的人发现他们是作弊进来的怎么办。哪知负责接引的人全然不在乎,对待作弊纠纷非但不查明真相反而强行用武力强行镇压,虽说这一做法对他们有益无害,但也表明了奉乐鹤府招收弟子的流程内幕重重。

第一仙府绝非人间净土,贪污贿赂在哪都有,从这小小的一方面就可见一般。

伏姜全程一字不发,刚刚被人举报作弊也没看那些人一眼。奉乐鹤府上上下下宛如泥潭,又有几个是干净的,从丰家里给了足够的好处,上上下下都打点到位,别说只是几个散修空口无凭的指责几句,就是实打实的证据甩在面前,前来接引的人也只会站在从丰这一边。

在场的修士被元明真人这么一武力震慑,即使对伏姜他们再不满,也无人再出声挑衅,众人缓缓散去,就连方才叫的最欢的那几个修士,也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阴沉的看了伏姜他们一眼,转身朝自己的住所走去。不一会,山脚下就只剩下他们俩人。

越灵松不禁感觉胸口有些沉重,奉乐鹤府内部的生活绝对没有想象的那般平和,更何况他们刚刚树立了那么多潜在的对手,以后的生活绝不会那么一帆风顺。

她的苦瓜脸又把伏姜逗笑了,他忍不住想逗她,“我们占据了灵气最充足的地方,其他人怕是心里不服,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平静,你可做好准备了?”

越灵松紧紧皱着眉,有些唉声叹气,她只想吃吃喝喝遛遛狗,来奉乐鹤府也只想体验下修仙人士的生活,其他复杂的想都没想,想了脑瓜子疼。

伏姜哈哈大笑,他伸手揽过越灵松,再把旺旺收到袖中,提气往山巅飞去,边飞边说,“那些人不过是蝼蚁,你不用在意。”

高空的罡风一吹,倒把越灵松的脑瓜子吹清醒了,她现在虽然弱鸡,但是有伏姜这个大腿可以抱,短时间想必也没什么大碍,大不了她躲着他们些不就行了。

心里一想开,越灵松面上的表情都轻松了很多。伏姜又觉得好笑,顾绾丝渡劫期修为,即使丹田被锁修为大降,也不是那几个刚刚入门的小弟子能威胁的,但她好像一点都没有自己很厉害的觉悟,一直认为自己很弱谁都打不过,看她刚才愁容满面的样子简直要把人乐死。

越过层层云雾,俩人停在了一层透明屏障面前,伏姜示意越灵松将刚刚分到的光点拿了出来。

光点自发往前飘去,屏障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洞口,刚好够两人通过,俩人穿过那层屏障,落到一座竹屋前。

越灵松原本还有些惆怅的心情,在看到竹屋的那一瞬间乐开了花,“哇,这一大片都属于我们俩的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