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从凡间来,到此证长生(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金銮殿上,气氛肃杀无比。

一双双目光,愤怒的盯着大殿上跪着的白衣身影,谁也未想到,昨日周皇才亲点的状元郎,竟然犯下了如此不可饶恕的大罪。

“我皇,苏秀衣混入死牢,私自放走了天狐圣女,乃是大罪,当诛。”

“我皇,天狐圣女,混入我人族参加科举,竟然到了殿试,还夺得了榜眼,在神文一道天赋绝伦,实乃我大周皇朝的心腹之患,未发现妖身更是耻辱,状元郎苏秀衣为了私欲放虎归山,其罪当诛。”

“我皇,苏秀衣罪不可恕,不诛杀,难以给镇守妖族边境的百万大军交待,更无法给死去的人族男儿交待啊,苏秀衣,当诛。”

“我皇,请诛杀苏秀衣。”

金銮殿上,大周皇坐在金龙椅上,此刻目光冰寒无比,浑身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寒意,那双眼睛,仿佛燃烧着熊熊烈火。

此刻,在金銮殿上的一位老儒,头发花白,一脸的皱纹,乃是当代帝师王林,此刻王林闭着眼睛,身躯隐隐在颤抖,大周皇的目光落在了王林的身上,毕竟苏秀衣是他的弟子,义子。

王林似乎感受到了大周皇的目光和满朝百官的愤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脸失望的道:“我皇,我戴苏秀衣如亲子,从小教他读书,放走天狐圣女,是我之过,是我教导无方,但苏秀衣道基已废,神文已毁,我以独臂再加妖族一王首级换他一命,我归隐学宫。”

王林的声音落下,众人朝着王林看去,发现今日一只衣袖变得空空如也,下一刻另一只手臂此刻也炸开,两袖空空,一颗巨大的黑虎妖首出现在大殿之中。

“这……!”

此刻,大殿之中无比安静,一个个倒吸凉气,王林不但是大周皇帝的老师,更是大周当代大儒,也是强大无比的神文师,但是为了苏秀衣能赎罪,竟然愿意失去双臂,换取苏秀衣苟延残喘,毕竟如此大罪,当车裂。

王林付出如此代价,斩首一尊妖王了。一个个不敢多言了,低头等待着大周皇的决断。

此刻金銮殿上,大周皇看着废掉修为,废去神文而昏迷的苏秀衣,冷冷的道:“苏秀衣,放走天狐圣女,其罪当诛,但,帝师一夜横跨亿万里山河,斩杀妖族一王,并自断一臂,可免死罪,苏秀衣剥夺状元文位,送入文圣院,终生不得踏出文圣院一步,若逆皇命,大周之人,皆可诛之。”

……

一道道的愤怒声音,还在脑海之中回荡,微微清醒的苏秀衣,直接被拖出了金銮殿,当苏秀衣彻底的清醒时,已经被拖到文圣院前。

文圣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这里可是一处死亡之地,这地方被诅咒了,文圣身死之地。

“我是状元郎苏秀衣?”

“不,我是苏秀衣。”

清醒过来再三确认下,苏秀衣发现自己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大周皇朝状元郎身上。

昨日,金銮殿上,周皇还亲自为苏秀衣加状元冠,但是文圣气运加身时,发现了当时的榜眼竟然不是人族,而是天狐妖族圣女,妖族竟然夺得榜眼,吸收了皇家气运,暴露了一枚强大神文‘圣’,周皇因为考官失察大怒,朝野震惊,直接将其打入死牢,然而苏秀衣却私自放走了对方。

这苏秀衣,还是周皇的师弟,本应权势滔天,但怎么也没想到,此刻被剥夺了文位,文道气运也消散,修为被废,打入被诅咒的文圣院。

这诅咒之地,还是能诅咒死文圣的凶地,可谓是瞬间经历了大喜大悲。

这文圣院荒芜无比,院墙残破,上面还长满了杂草和青苔,与周围恢宏的建筑格格不入,可见何等的阴森,最少几十年不见人打扫了。

门上的石刻对联,也几乎被青苔遮掩,站在文圣院门前,身后军士目光冰冷,加上此地的荒芜,苏秀衣背影萧瑟。

苏秀衣伸手擦去青苔,终于看清楚了石刻,“我从凡间来,到此证长生。”

身后军士见苏秀衣背影萧瑟,却没有什么好脸色,冷冽的道:“我大周状元郎,当持三尺剑,斩妖族大妖首级,为我大周,为我人族儿郎复仇,然你却私放天狐圣女,如此妖孽的存在,被美色冲昏了头脑,活该如此下场。”

“呸!”

“你为人族,放走天狐圣女,是我等之耻,天狐圣女,可是凝聚领悟了天地原始神文‘圣’,只要给其时间,必然能成为我人族大患,这诅咒之地,适合你这样的人。”

远处,一身儒袍的文士走来,看着萧瑟的背影,觉得可悲可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