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9

捣鼓一晚上,天晴终于从镜像结界中离开了。

回过神来,她已经再度出现在妖界夹缝的大街上,回头一看,那面青铜镜已经不在了。

至于正面,则是担心她担心得气急败坏的雪童子。

“天晴大人,你为什么要擅自行动?我……我……”

雪童子满脸焦急的在天晴面前抱怨着,虽然想责备她,却又碍于主从关系无法把那些话直白的说出口。

天晴自然理解雪童子大担忧,就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不用害怕,我这不是完好无缺的出来了吗?]

“才不是,你的手脚都受伤了,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了,都怪我,当时居然走开了……”

[不怪你,是我行为莽撞呀。]

“天晴大人……”

[比起这些,你刚才和狐之助到底去哪了?]

天晴为免雪童子陷入自责不可自拔,马上转移了视线——而被cue到的狐之助也从雪童子怀里跳到天晴的怀里,豆子眼眨巴眨巴的解释:“……我也正想说这个!”

[哦?]

“审神者,时之的官员刚才终于联系上我了!他说他们确实就在前方的平静町!”

狐之助这样一说,万年竹和辉夜姬也有些反应,天晴勾起嘴角:[那我们明早就出发吧!]

如此决定后,他们一行人在客栈内休息一天,第二天一早,就乘坐万年竹来的胧车到妖界夹缝的其中一个出口处了。

万年竹熟练的打开出口,领着天晴与雪童子离开了空间。

在昨夜睡前,万年竹与辉夜姬已经正式与天晴缔结契约了,之后他们都会以小纸人的形式伴随在天晴的身边,将天晴带到出口后,万年竹和辉夜姬因为还有事情需要在妖界夹缝内办理,就先回去了。

“有事情你马上召唤我。”万年竹离开前还不忘严厉地补充一句,还把视线扫向雪童子,一副上位者的口吻:“看好她。”

“我这次肯定不会看漏眼了。”雪童子也是难得的好脾气,分明他才是先来的,对万年竹那个态度倒是相当容忍。

天晴哭笑不得的望着自己式神间的互动,多说了几句话就把那性格特别难处置的万年竹赶走了。

所以到头来,离开妖界夹缝后,不算那马上跑去与时之官员联系的狐之助,天晴身边就只剩下化作人形的雪童子一个。

与雪童子一同走在平静町喧嚣的市集中,天晴的手张张合合,一脸若有所思。

“怎么了?主……大小姐。”

雪童子一句主人还没说完,就拐了个弯,遵从天晴之前的吩咐改成大小姐。

[不,我是想说……在妖界夹缝期间我曾经能使用一股风属的灵力,但离开夹缝后又用不上了……果然那部分是妖力吧?]

雪童子也不太天晴的身体状况,只是偏偏脑袋:“那主……大小姐的身体无其他大碍吗?”

[没有,我的身体现在好得很,估计是从万年竹手上要回碎片的缘故吧?还有镜姬给我的,我也能同时召唤数个式神了。]

“那就好。”雪童子唇畔笑容温和,跟随着天晴走到一家甜汤铺门外,再与她一道坐下。

天晴已经好些时间没吃到好吃的了,就气势汹汹的点了一碗热红豆汤,搭配红豆泥三色丸子。

同时,市集中一些讨论的声音就稀疏平常的传来。

“对了夏目,你听说了吗?平易町那出了几位大名士的白鸟家,幺女突然凭空消失了。”

“这消息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你忘记我家是干什么的吗?都是友宗,这种消息我就算不感兴趣也会知道。”

一个身穿素色和服的男性与一个留着金色短发的男性聊着天走到甜汤铺的门外,也各自买了一份丸子——再于结账后殴坐在天晴身旁的位置上。

“那……辉你刚才说的白鸟家,现在如何了?”

“能怎么样?不就到处找人。”那眉目俊朗、金发蓝眸的高挑少年用一副看好戏的口吻回着。

倒是旁边那个清润的栗发少年有良心,读不出“辉”的腹黑,诚挚又忧心地说:“这么一个小女孩消失了,家人担心也是正常的。”

“噗,就怕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源辉单手支着下巴,谈起阴阳家的事情,少年蔚蓝的眸中闪过一抹旁人难以辨明的冷漠。

夏目自然是看不懂的,脑海里还在担忧着小女孩的安危呢?

一边听着身旁的人讨论,雪童子望着那一脸不在乎的在啃丸子的主人,虽然也想装作不在意,但那警惕挺直的腰杆却出卖了他。

天晴觉得好笑,就抓起一串丸子递给他,刻意开了口:“你吃,小雪。”

“啊?谢、谢谢……唔,大小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