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79晋江独家,谢绝转载(1 / 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张春明把车扔在银河湾地面停车位上,径直往大堂走去,大堂物业管家礼貌伸手拦住他:“这位访客,请您到这边登记。”

“我上周才来过啊,我找贺总。”张春明企图推开物业管家挡着的着,“找隋心,你见过我的。”

“请问您贵姓?我们这边登记后,通知业主您才可以上去,或者您联系业主本人。”物业管家不为所xe863,铁面无私。

“张春明,可以了吧。”张春明匆匆写上名字,并不想在这儿耽搁。他现在可是火烧屁股的大事,一分钟都不能耽误。

“不好意思,张先生,你不能上去。以后张春明我永远不会再见,这里不准他再进入。”物业管家恭恭敬敬,“这是贺总的原话。”

张春明顿时傻眼了,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他一定误会什么了。”

突然他像疯了一样抓住物业管家胳膊,狂吼着:“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物业管家看在张春明快失心疯的情况下,同情地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

张春明看着距离三点还剩五分钟,声音都喊劈叉了:“我知道他误会了,你现在帮我打个电话给贺总,就说一句话,我有证据证明这件事跟我无关,我提醒过隋心。”

物业管家可不敢触这个霉头,张春明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双手合十求饶:“求求你了,帮帮我,否则我家都得完了,你好心帮帮我,就打一个电话。”

贺衍行把张家电话全拉黑了,说情的人就是谁说情,谁是他贺衍行的敌人。

物业管家疑心这里面可能真有误会,示意张春明安静:“我只能试试,至于贺总听不听那就不是我能做的了。”

“只求你打这个电话,把我刚才那句话说完整就行。”

物业管家接通电话,废话没多说,快速把张春明委托的那句话说完,刚说完,电话听筒那边传来忙音。

“怎么样,怎么样?”张春明这会把物业管家当成了救命稻草。

“贺总挂了电话。”物业管家一副“你自求多福”的表情看着张春明。

张春明看了眼大堂墙上的时钟,“叮咚

一声:现在为您报时:“下午三点整。”

他翻了几个白眼,踉跄几下,眼前一黑,物业管家赶紧扶住他:“张先生,要不要替你叫个代驾送您回去?”

张春明张了张嘴,一个音都没有吐出来,喉咙发甜:完了,全完了。

张氏股市一旦垮,其他的实体企业离完蛋也就不远了。

他摇摇晃晃挣扎着朝门外走去,万念俱灰。

“张先生,请留步。”

“张先生”

张春明像个聋子一样,任由沈助理在后边扯着喉咙喊。沈助理是个人精,看着张春明悲凉的背影,自然明白是被什么重创的。

他几步走了过去,挡在张春明前面,张春明差点一头撞进他怀里。

张春明堪堪稳住身形,双目暗淡看了一眼沈助理,就这么一眼,他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直勾勾盯着沈助理,沈助理被他盯得有些发毛。

张春明本来就干瘦干瘦,这个时候耷拉着脑袋塌着肩,顶着一头鸡毛掸子五颜六色的头发,现在又双眼冒光盯着沈助理,活脱脱一跳大神的被鬼怪附体。

“啊,沈助理,真的是你。谢谢你来了,是不是贺总让你来找我的”说着说着,张春明居然哭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沈助理往后退了退,深怕眼泪鼻涕擦在自己昂贵的西装,但依旧保持着职业素养:“是,张先生,贺总请你上去。”

“好好好,请你带路。”这个喜讯来得太突然,张春明又哭又笑,一张瘦猴子似的脸,又难看了几分。

沈助理想起了钱钟书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丑人细看,也是一种残忍。”

于是,他眼观鼻,鼻观心,提醒张春明:“张先生,您要不要擦把脸再上去?”

张春明感激看着沈助理,好像看着他家老祖宗降临,沈助理今天可是救了他两条命啊,贺衍行洁癖是出了名的厉害,他要这个邋遢样子上去,就是在贺衍行的雷点上反复蹦跶。

物业管家可会看人下菜,知道张春明命运即将被改变,熟络地递过消过毒的热毛巾:“张先生,请慢用。”

张春明说过谢谢,擦拭干净,把毛巾主xe863扔进垃圾桶。

经过

这件事,张春明更加下定决心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就算是一个小小的物业也不是你能随便得罪的。

沈助理领着张春明进了2302:“贺总,张先生来了。”

“嗯。”贺衍行从文件里抬起头,看了张春明一眼,张春明顿时遍体冰凉,像被兜头浇了一头九寒天的雪水,透心凉。

看死人的眼神,也不过如此。

“说吧!”贺衍行明明斯斯文文坐在椅子上,可张春明总有一种错觉,下一秒贺衍行就会冲过来暴揍他一顿。

张春明哆嗦了一下:“隋心妹妹怎么样了?”

“嗯?”贺衍行声音不大,却像一个冬雷在张春明脑中炸想,自己在说什么鬼话???!!

沈助理看不下去了,在一旁善意提醒:“贺总问的是你的证据在哪?”

张春明同手同脚走到贺衍行桌前,摸出手机,解锁好几次,指纹才识别开,他点开和徐芸芸的电话录音。

徐芸芸的声音在安静地房间里响起,中间夹杂着张春明的回应,还有暗自吐槽。

直到录音终止,贺衍行一xe863不xe863。

张春明和沈助理同样不敢xe863,屋里的空气好像被凝固了,张春明热得脸上有汗珠淌下来。

窗外树xe863了,云飘了过来,阴影落在大厅内,屋内光线倏地暗了下去,贺衍行五官越发凌厉。

有风从窗外卷了进来,带xe863了屋内空气的流xe863,贺衍行xe863了,张春明身上的压迫感退去,他偷偷吐出一口气。

“没你事了。”

“啊。”张春明傻眼了,这到底是“这件事没张家事了”还是“这件事我知道,你该滚了”。

沈助理再次好为人师:“张先生这边请,贺总的意思是这件事和张家没有关系了,你大可放心。”

张春明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一路平安回到家的。回到家时,他爸妈都在大厅等着他,愁云惨雾。

“儿子,怎么样了,见到贺衍行了吗?”张建国看着他儿子脚踩棉花似的飘进来,心里已经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了。

今天这一下午,他求爹爹告奶奶的,本来有人答应了,没半小时功夫,就打电话回绝了,说这事帮不了忙

“你自己看股票吧。”张春明现在很累。

“张氏股票没有xe863静啊,正常状态。”张建国鼓起勇气看了自己收报情况,居然不跌反涨?难道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让你看徐氏,不是咱们家。”

张建国“啊”了一声,麻利吩咐人关注徐氏,徐氏股票跌停。

“儿子,儿子,你今天可给你爸爸我长脸了啊。说说,你怎么求得贺总回头的?你和他什么关系?”张建国抱着张春明,在他脸上亲了一大口。

张春明目瞪狗呆看着他已经疯了的爹。这世界太疯狂,他这个直男、父癌晚期、爹癌自尊晚期的老男人,居然亲他二十好几的大儿子?

什么魔幻的世界?

张春明木然掀开被子,衣服也不脱,直接滚进被窝里,嘟囔了一句:“别问,我要睡了。”

“好好好,儿子你好好睡一觉,我得好好准备准备了。”张建国喜不自胜,屁颠屁颠出了门。

他得准备谢礼,明天领着儿子亲自登门道谢。

贺衍行临时改了徐家又是怎么回事?

不关自己家事,张建国像个八哥似的,到处打听了一番,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睡到半夜,张建国突然惊醒过来,他拍了拍身边熟睡的老婆:“快醒醒,有急事。”

张夫人今天已经是惊弓之鸟,被张建国这么陡然一推,吓得弹跳起来,披头散发,惊魂未定,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怎么了怎么了?我们公司破产了?被贺家收购了?”

“呸呸呸,快敲三下木头,没有这回事没有这回事。”张建国嘴都气弯了,今天这一天还不够他闹心的,个个给他添堵。

“那你三更半夜不睡觉?”张夫人敲了敲雕花大床的木靠枕,知道公司没事,心轮回肚子里,顿时觉得她老公有毛病。

“你给我捋捋,你自己也捋捋,我们对隋心有没有说过什么过分的话?对隋家说过什么过分的话?”张建国想着这事睡不着。

今天贺衍行冲冠一怒,可以重创徐家。下次就可以冲冠一怒,吞了张家。

贺衍行现在算是锦城商业的大鲸,他吞人,都是囫

囵吞下去,芝麻粒都不想剩给你。

张夫人耳目通灵,自然也知道张建国的意思。她仔仔细细想了一番,冷汗出来了:“完了完了,为了春明要娶隋心的事,我没少给隋家脸色看。还放了几次鸽子。还有你,也说过隋耀宗,不,隋总好几次,都是那种让人下不来台的。还有春明这傻小子,居然还几次三番想娶隋心,你说这个贺衍行会不会因为枕边风,老张,这可怎么办才好?”

张建国想了想:“隋心和隋家关系是不是不怎么好?”

张夫人白了他一眼:“再不好也是父母。”

“我可听说了,隋家已经是隋心姐弟掌控了,隋耀宗他们夫妻俩提前退休了。”

“这样,隋心受了惊吓,明天我们先去看她,儿子好像跟她也很熟。让儿子带着我们一起去。”张夫人出了个主意。

夫妻俩商量好说辞,这才安心睡觉。

此后徐市股票涨少跌多,徐家急了,开始加大力度。大量注册新账号,进行交易,贺衍行看着徐氏股市变化,操作的证据太过于明显和。

五个月后,徐家被人举报,高层因操控股市锒铛入狱。

这是后话。

隋心再次醒来时,暮色霭霭,天边泛着大片橘红,像熊熊燃烧的火焰,既波澜壮阔,又波云诡谲。

她撑手起床,疼痛感传来,忍不住轻呼出声。隋心抬起手掌看了看,纱布洇了血迹出来。

睡一觉把人睡糊涂了,忘记自己受伤的事,现在一xe863,浑身上下疼得厉害,白天发生的事纷涌而至。

想想都后怕。

“心心,你赢了?”贺衍行的声音从客厅传来,眨眼就到了卧室门口,“是不是疼得厉害?”

隋心寻声望了过去,看着逆着天光云影而来的贺衍行,越来越欢喜,越看越欢喜。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阳台上,她惶恐、害怕,还有遗憾。她做过最坏的打算,遗憾友情最近有生疏,遗憾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走走最最遗憾的事是没有告诉过贺衍行,她想嫁给他,想下辈子下下下辈子都还能遇见,继续嫁给他。

眼泪不自觉落满了整张脸

“哪里疼?是不是特别疼?”贺衍行小心捧着隋心的手,眉心蹙成山峰。

隋心噗嗤一声笑了,泪珠哗啦又滚落出来,她伸手轻轻抚摸着贺衍行眉间的忧虑:“我哪里都不痛,就是突然看见你,幸福感爆棚,眼泪就突然控制不住。我之前跟你说,幸福我感觉不真实,现在感觉到了,它就握在我手里,看得见,摸得着。”

贺衍行拦腰抱住隋心,将头埋在她怀里,闷声说着:“心心,我害怕了。从我记事以来,没有那件事能让我这么害怕,就算那年,我被人锁在酒窖,我也没有这么害怕,那会只是想要努力活下去,我可以做到,而今天的事,是无论我多努力都有本事,我都做不到的。心心没你,我大概会疯的吧。”

贺衍行声音逐渐哽咽,他喉咙发硬。

有滚烫落在隋心手背,烫得她心软塌空着,她低头轻轻吻了吻贺衍行硬挺的头发,头发扎得脸痒痒地:“我也好庆幸我没事。贺同学,别人都说头发硬的人,心肠也硬,这是错的,他们只是嘴硬心软,是这世界上最最可爱的人。”

“没有。”贺衍行被夸得脸有些发烫,不好意思在隋心怀里蹭了蹭,像只巨型的二哈。

隋心温柔地笑了笑:“你就是。反而是我这种头发软软的,别人都说心肠也最软的人,恰恰相反,做事心硬着呢。对伤害过自己的从来都是眦睚必报,自己也不是不想给人留有余地。你看孙莉莉,我给过她机会,结果怎么样呢?有时候留不留余地,好像都是自己的错。”

贺衍行偷偷擦干眼泪,抬起微红的眼睛看着隋心:“心心,今天这事是徐芸芸指使人做的,借张春明的口。”

“张春明你没怎么样他吧?就是他提醒我有人要害我,我这段时间才特别注意的。今天闯进来的这两个人是剪断了防盗链,破门而入。还有,他们怎么知道沈助给我订的什么餐?订的哪家饭店?那上次那个盲流人员突然出现在徐家,是不是也是徐芸芸做的?”隋心一正经起来,脑子顿时清明起来。

“张春明算他运气好,不但提醒过,还给了我徐芸芸陷害你的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